【有生之年系列】王者的权杖(CP:LVLM 伏卢)— 00.甘愿

王者的权杖(CP:LVLM 伏卢)




00.甘愿


“父亲,已经过去了……”


卢修斯感觉到德拉科扶上自己的肩,带来了些许支撑体重的力量,而安慰的话语和胜利的欢呼却像是强力清醒咒被成打地灌入脑海一般提醒着他——一个并不美好的梦已经伴随着残酷的尾声,结束了。


卢修斯·马尔福最终没能熬过1998年的冬天——Voldemort最后那束不舍、不甘、却又深深绝望的目光成了他每日的梦魇——果然,即使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利益至上者,理智、狡诈、冷酷无情,也仍旧抵御不住人类追赴深情的本能。


有时候人的感情真的拥有令世人惊叹的意志,你越是用理智去压抑它,它就越发强大得不可收拾。那段渲染了灵魂底色的童年时光、那段篡改了人生轨迹的青年时光,在生命渐渐消逝的日子里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以至于自以为早已心静如死水的老铂金贵族自己都暗暗吃惊——直到灵魂再也无力依附在身体上的那一刻,眼前浮现的仍是他的微笑——冰冷、孤傲,深藏着几乎不可察觉的、仅仅属于卢修斯的纵容。


……就让我,再看一眼——卢修斯惊醒般地睁开眼,疑惑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浅蓝色的火苗悬浮在墙边,照亮了灰色的墙壁和上面用红黑两色交织绘成的古怪壁画,也使尽头那道简朴的木门变得清晰可见。


铂金贵族为这极不符合马尔福审美的布景皱了皱眉,随即却无奈:那边大概…就是冥界了吧?也是,这负满了血债的灵魂,难道还真指望能去见梅林?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打开门,正欲跨进虚无的迷雾中,却被一个熟悉却久违的声音所阻止:“别进来。”


“父亲?!”看见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突然出现在不远处并且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饶是卢修斯也吃惊得瞪大了眼睛。


阿布拉略一点头,好像对一切都了然在心般地说道:“卢恩的感觉果然没错,真的是你——”


“卢恩?父亲,这——”


“听着,我没有太多时间,”阿布拉烦躁地皱了皱眉,“你的父亲没能来到这里,我并不是他,也没有心甘情愿地想帮你——一切都是卢恩的主意。这主意对你没坏处,所以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我接下来的话,嗯?”


“是的,马尔福先生,”卢修斯勉强压抑住心中的钝痛,努力直视着阿布拉直直逼向自己的目光,“不过鉴于初来乍到者对您口中的'这里'并不了解,为了能更好地考虑您接下来的话,我可否拥有请您帮我解惑的荣幸?”


阿布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傻——眼前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的卢恩,却也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亲自教导出来的,一个马尔福啊。真是…被卢恩越来越虚弱的灵魂冲昏脑子了——前人的任性造成的后果,后人迫不得已地承担,这无非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实而已,自己又怎么能怪罪眼前这个孩子?看着假笑着的卢修斯,阿布拉忍不住勾起一个无奈却温柔的笑——儿子伤心的样子,再怎么隐藏,父亲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即使…他,不是。


“坐,”阿布拉随手挥出两把椅子在走廊上,“马尔福对自己的家人永远富有耐心,不是吗?”


“可是我以为,您时间很紧?”卢修斯挑眉。


阿布拉揉了揉眉心,难得地流露出些许疲惫:“卢恩的灵魂正在变得虚弱,作为一个父亲,当然想要陪在他身边。”


“我想……或许我应该感到抱歉?”


“或许不用,”阿布拉笑笑,抬手指了指卢修斯方才差点走进去的那道门,“只要你还没有走进‘真爱之门’,卢恩的灵魂就不会消失。”


“真爱之门”?如此富有邓布利多气息的名字从自己“父亲”的口中如此平常地说出来,还真是,刺激心脏……


看见卢修斯如同被迫一口气吞下了一大勺蜂蜜的表情,阿布拉坚硬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没错,‘真爱之门’,次生世界是入口。你能来到这里,当然是因为你付出了一些代价——悲惨的死亡、不得已的谎言、刻骨铭心的爱,也许?”说到这里,阿布拉的语气和神态都忍不住有些戏谑起来。


卢修斯一阵胃疼,抽了抽眼角。该死的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梅林这玩笑不适合这么一个可怜的毫无用处的灵魂!


“我记得…我好像是死在了自己家里的床上,身边是茜茜和小龙,这很悲惨?”卢修斯勉强说道。


阿布拉耸肩:“上位者的决定,我想你还是不要深究了。那位大人的想法向来不可思议,何况——本来就身不由己的人,又何必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可怜虫?”


卢修斯暗暗叹气……也是,上天曾经待他不薄,就总会从某一天开始待他不厚,不是吗?


“你也没必要丧气,”阿布拉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诸神总是给予你们现世的人令人嫉妒的优待,相信我。”


“卢修斯·马尔福总是信任您,还请明示。”卢修斯仍旧一头雾水。


而阿布拉却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一般,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次生世界的每个人在诞生时,就明白自己不过是你们现世人类的人偶——换个更为贴切的说法,就是你们的备用灵魂容器。像你这样来到这里的人,就能取代相应容器的灵魂继续活下去,甚至还有权力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而我们,只能毫无反抗余地地接受这让人感到无比卑微和不公的现实。你的世界每流逝一天,这里就从诞生日到结束日,轮回一个周期,我们则迫不得已一世又一世地重复你们的历史——或许我可以少去几次俱乐部,但你永远无法忍受患过上万次龙毒症的感觉……”


还真是个,让人完全笑不出来的玩笑啊……卢修斯垂下目光,不知如何答话。


“所以,Voldemort……”阿布拉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苦涩,“你知道,他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命运的——那晚,他和卢恩在一起,试图不去戈德里克山谷……”


“他…也死了?”


“魂飞魄散——创世者的惩罚。”


“我猜这和您的那个主意有关?”


阿布拉点头:“现世那个Voldemort的灵魂几乎已经来到了这里,但那个魂片十分虚弱,在付出代价的时候消散了。当时我和卢恩,就站在那里——”阿布拉指了指走廊另一头无尽的黑暗,“——目睹了他的消失——二百多世一来,卢恩一直在寻找救回他的办法,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直到他推测出,你一定会来到这里。”


“我一定会来到这里?”卢修斯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以现世人类的三种苦难为运转的能量源,作为等价交换,世界允许你们来到这里,作为自己重新开始。我挺幸运,你的父亲已经去往了冥界,而我的卢恩,很不巧摊上了你——可歌可泣的一往情深,嗯?”阿布拉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命运,是上位者任性的代价,是无辜的陪葬……可是,自己还是难以压抑这种尖锐的语气——因为毕竟,那是他相处了几千世的儿子,是每在他重症时唯一陪伴左右的亲人,更是他的阳光、他的骄傲……回忆一幕幕掠过,每一世都那么相似,却又完全不同——他舍不得卢恩,他怎么可能舍得?但想起Voldemort消失后,痛苦的卢恩、绝望的卢恩、憔悴虚弱的卢恩、深陷思念却仍旧强颜欢笑的卢恩……阿布拉不禁又回想起那一天,卢恩少有地发自内心地开心,所以他本以为他们终于能拥有一段快乐的下午茶时光,没想到——


“父亲,我决定了,”卢恩脸上带着笑,安然,却决绝,刺痛阿布拉的心脏,“既然那个Voldemort的灵魂都能到这附近,那么我想,现世的卢修斯是一定会来到这里的……那时候,我就要消失了。所以,就算找回了Voldy又怎么样?我——一个马尔福,怎么可能甘心忍受我找回来的Voldy和他在一起?更何况Voldy,我们完全无法想象那时的他会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事了,不是吗?”


阿布拉点头,欣慰地想你终于明白这一点了。


“所以父亲,你送他回去吧,”卢恩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羡慕和无奈,“让他把那个Voldemort的灵魂带回来。”


短暂沉默。阿布拉似乎在等卢恩露出些许的不坚定,而很明显,他失败了。


“可这样……你也会魂飞魄散。”


“那又有什么关系?本来也没人知道被取代后,自己会去往哪里,何况这样的话,也可能我就找到Voldy了——而卢修斯,一个拥有现世特权的马尔福,他会让家族更好的。”


祭出你自己的灵魂,换回一个跟我们无关丝毫的人,这真的…是一个马尔福的所为吗——阿布拉开始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他竭力控制住声音的颤抖,说道:“我以为你知道,你是我的儿子!而作为一个马尔福,轻易抛弃自己的亲人?”


“马尔福总是让利益最大化——父亲,这不像您,况且那个卢修斯会是您更好的儿子——而您会好好珍惜这个只属于您自己的灵魂的,不是吗?”卢恩仿佛看穿了阿布拉想要代替他付出灵魂的想法,连忙补充道。


阿布拉默然。一个马尔福已经决定的事,他知道自己无力动摇,即使那个人是他的儿子——是啊,一个冷静、智慧,痴情却又无情的贵族——先是一个马尔福,然后才是他的儿子。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成全他的甘愿,能帮他做什么,便做什么好了。


“我该怎么做?”阿布拉问,已经做好准备承受一切。




*******   *******




此刻的卢修斯也陷入了沉思。听完阿布拉所叙述的事情经过,他吃惊于这个奇怪的世界,更吃惊于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一生他做了太多让自己和别人都或痛苦或后悔的事情,更别提战争期间马尔福家那萧条的产业——要知道,他纵使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使马尔福家——加隆,尤其是加隆——顺利逃过战火的洗礼!


而如果……再来一次?他的小龙可以免受多少折磨?他欣喜若狂,求之不得!


可思及Voldemort,卢修斯却犹豫了。他觉得自己不知道在拥有了那么多有关他的复杂的记忆和感情后,该如何面对他。


爱他吗?毫无疑问——可是,难道就不恨他吗?卢修斯觉得不可能,尤其是在他对德拉科做了那些事之后。(妹纸,乃想太多了)


而如今得以重新来过,却是为了带回他的灵魂……卢修斯竭力逃避着内心深处的期待,细细考量着,试图分析出一个完全理性的、能让利益最大化的方案,思绪却不知不觉飘向了记忆的最深处——那些本已决定要永远封藏在心底的往事,那些本已决定要彻底抛弃的、只能属于两个人的秘密,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果然……已经没有选择了——还真是,越发令人悲伤的最后,越能让美好的最初显得弥足珍贵,难以割舍。


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多么想要亲手找回——


“我该怎么做?”卢修斯问,已经做好准备承受一切。


阿布拉掏出一颗珍珠般大小的、刻着奇怪法阵的水晶球递给卢修斯:“把这个放进蛇头手杖中与魔杖相接的地方,它可以用来收集Voldemort的魂片,至于你,则必须亲手毁掉他的每一片灵魂——不必担心,你摧毁魂片的同时,法阵自然会发动能让他来到这边这个身体中的空间魔法。”


卢修斯点头:“那么,我又怎么回到这里?”


“我正想说——像上次一样,全身心想着他,然后死掉。”


“……”梅林知道卢修斯对阿布拉如此的措辞多么有意见!


“动身吧。我再不回去,卢恩该担心了。你往另一边走,不必害怕你现在看不到的东西,只要专心想着你想要达到的时刻就好。”阿布拉看了看怀表,转身离去。


卢修斯愣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开口:“请等一下。”


“嗯?”阿布拉疑惑地回头,“那么,祝你好运?”


“不,”卢修斯笑了,“谢谢您和卢恩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是说,可否请问,我是否可以稍微改变一些事情?”


阿布拉看着卢修斯略带窘迫的表情,一愣:他可不知道卢修斯会是个野心家。


“您知道,我需要让这一世辛苦的代价花得值得——我希望马尔福家族——还有小龙——”


“呵…”话音未落,阿布拉便一声低笑打断了卢修斯的话,“历史是由统治者书写的,自然也只能由统治者去改写。而很明显,改变你不该改变的事,那代价是你我根本无法承受的。”


卢修斯垂下目光遮掩了自己的情绪,却在袍子里握紧双拳:“可…这就看您如何定义‘统治者’这个词了,不是吗?”


“显而易见。”


卢修斯抬了抬眉毛,阿布拉很轻易地从里面读出了惊喜的成分。


“多谢马尔福先生提点,在下告辞。”优雅地行礼,转身。


看着那个明明已经背负了太多却仍然坚强挺拔的背影,阿布拉忽然觉得有一种陌生难言的冲动让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马尔福果然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我想我现在和现世的阿布拉一样,为你骄傲。”


前方的脚步戛然而止,片刻,再次直视阿布拉的铂金贵族眼中终于褪去了那深深的悲伤和疲惫,换上了以往的骄傲和淡漠——


“我的荣幸。”华丽和缓的嗓音送出简短的语句,带着只有马尔福才会懂的信任与感激,好像冰释了所有纷繁的恩怨和牵绊。


接下来,便该是新的开始了。新的生活将不再会不知所措,却也不能再为所欲为,而要揣着巨大的秘密,去做无法用加隆来衡量价值的事情,如同独自在夜里的危崖上行走——但是,这是他的选择,他心甘情愿。并且马尔福总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不是吗?


卢修斯的嘴角勾起高傲的弧度,毫不犹豫地走向了看似无尽的黑暗。




——TBC——




嘛终于把开始第一章打完了=口=……TUT


求捉虫求评~~~


最后这段对话好怪的赶脚=A=,也还没来得及改,谁来帮我改一下呀嘤嘤嘤~~



评论(17)
热度(21)